日本新冠肺炎疫情的迅猛反弹,使得已延期到今年夏天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再次走到了是去是留的十字路口。

  根据日本共同社的报道,1月9日,日本确诊7790人感染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连续3天超过7000人。同时,在1月9日这一天,日本因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死亡的人数超过4000人,之前,日本因感染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从1000到2000用了4个月时间,从2000到3000用了1个月时间,而从3000到4000只用了半个月时间。鉴于疫情反弹势头迅猛,日本政府于1月7日决定向首都圈1都3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同一天,东京都政府宣布,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火炬巡回展示活动停止。这项活动从去年11月3日开始在日本全国范围内进行,活动原定持续到今年7月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结束。

  如果说,去年3月,当疫情导致2020年东京奥运会注定无法按期举办时,日本政府尚有较大的回旋余地,决定东京奥运会是取消还是延期,以及如何延期。如今,已经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继续延期的余地极小,而包括日本在内,疫情在全球多国的急速反弹,都给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前景蒙上了更深重的阴影。

  在新冠肺炎疫情反弹的背景下,日本国民对今年举办东京奥运会的信心急速下跌,日本共同社1月10日的一项调查显示,35.3%的受访者认为东京奥运会“应中止”,加上认为“应再次延期”的44.8%,总计80.1%的受访者认为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时间应该再次进行调整。

  去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初期,加拿大籍国际奥委会委员庞德就成为国际奥委会第一个公开表示东京奥运会将取消的高级官员。虽然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政府都紧急辟谣,声称庞德的说法不代表官方,但东京奥运会最终延期一年的事实还是证明庞德预判的方向是正确的。眼见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的第二波反弹,庞德近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又一次表态,“不确定东京奥运会能否在今夏如期举行”。

  不过,日本政府重申,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不变。国际奥委会也在1月7日发声,“我们充分信任日本当局及其对策。为了与日方安全且成功地举办今夏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我们将继续全力配合、开展工作。”

  已经在部分国家进入到接种阶段的新冠肺炎疫苗,被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视为是确保东京奥运会在今年夏天如期举行的一大关键。日本首相菅义伟1月7日表示,一旦疫苗开始在日本大规模接种,他相信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热情肯定会增加。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早在去年11月就鼓励所有准备参加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运动员接种疫苗,他说,这样做,是对其他参赛运动员和东道主(国民)的尊重。但他强调,是否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纯属运动员的个人自由,且不作为运动员能否参加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硬性要求。

  但是,一部分运动员已经对东京奥运会丧失了信心。澳大利亚女足运动员卡特丽不久前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表示,在运动员的安全和健康难以得到保证的情况下,她不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继续举办。至于通过接种疫苗来提升奥运会的安全环境的做法,摔跤奥运冠军、加拿大运动员韦伯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的采访时则认为,疫苗应首先保障“高危人群”使用,比如老年人和孩子,当每个人都在排队等待接种疫苗时,他不认为运动员因为要参加奥运会就可以获得优先资格。

  虽然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都在为确保东京奥运会所有参赛、工作人员的健康研究对策,包括探讨缩减赛事规模、空场举行等方案,但是东京奥运会似乎已经失去了大多数日本国民和很大一部分运动员的民意支持。

  如果东京奥运会真的取消,日本为此遭受的损失必定惨重。长期研究东北亚问题的辽宁大学国际经济政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日本最大的损失将是经济方面的,包括为筹办东京奥运会已经花费的巨额投入,以及原本预期通过举办东京奥运会为提振日本经济所带来的价值。”

  据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去年12月23日公布的数据,在决定延期之前,东京奥运会的预算经费就达到了1.3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41亿元),决定延期后,赛事的预算提高了29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83亿元),预算增加了21.8%。增加的预算中,用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费用达到了960亿日元。

  李家成判断,如果东京奥运会真的被取消,菅义伟政府很可能会饱受压力。因为日本以如此高昂的代价筹备东京奥运会,最终仍然取消,日本政府的防疫政策显然会被民众拷问。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东京奥运会取消,给日本带来的也不完全是损失。八成以上的国民不支持东京奥运会在今年继续举办,说明绝大多数日本国民担心奥运会将增加疫情输入风险。如果东京奥运会取消了,民众的这种担忧也就会自然消失,日本也将减少因奥运带来的疫情外部输入特别是变异病毒输入的风险。

  本报北京1月11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慈鑫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1月12日 04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