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初始,中国象棋圈内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1月3日,第六届迎春杯象棋公开赛在昆明市西山区福海街道办事处二楼报告厅结束。比赛本身影响力并不大,但并不妨碍牛鬼蛇神出没。

  象棋特级大师柳大华的弟子、今年只有16岁的湖北象棋大师万科因为现场作弊被抓。

  在赛会组委会方面公布的成绩名单里,万科的名字消失了,主办方和中国棋院,至今没有就这一事件给出官方说法。

  比起体力型竞技项目,吃了兴奋剂还要练得好才能赢,围棋、象棋、国际象棋等脑力型竞技项目,如果凭借高科技作弊手段,使用AI软件和通讯系统,那么仅仅知道棋子名字和方位走法的小白,也能成为“国际特级大师”。

  所以在智力项目的比赛中,高科技“兴奋剂”的侵染,已经成了让各方头疼的难题。

  01

  万科其人

  事件的过程,相信不少资深棋迷已有耳闻。

  在迎春杯比赛进行到倒数第二轮时,组委会用干扰器对赛场进行了突击抽查,这类似于在高考考场对可能的通讯器材进行检测。

  结果在对阵许文章的万科身上,查出了内置蓝牙耳机和钢笔摄像头。

  万科被认为在钢笔中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用来直播棋局给场外的同伙。

  其同伴用电脑软件拆招,再将最佳走法告诉万科。东窗事发后,赛事组委会迅速采取行动,取消了万科的赛事成绩。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棋友介绍,云南省棋类协会副会长、国文棋院院长熊国文在事发后念万科年纪较小,决定手下留情,并没有将此事最终上报给中国棋院,但该起事件仍在圈内引发了不小轰动。

  尤其是万科还是象棋特级大师、“东方电脑”柳大华的关门弟子。败坏师门不说,更是开了中国象棋大师作弊被抓的恶例。

  直到今天,此事仍没有官方的说法和结论,让不少圈内人大感寒心。

  虎扑对万科作弊的讨论

  在网上搜索“万科”,大部分都会是那家著名的房地产公司亦或者王石的事迹,但如果再加上象棋二字,就会出现“神童”,“少年象棋大师”这样的称呼。

  公开资料显示,因为爷爷是象棋爱好者,万科在六七岁时看爷爷下棋,遂对这一项目产生了兴趣。

  爷爷,成为了万科的象棋启蒙老师。

  2016年,万科获得全国棋王赛少年组冠军,后获“中国象棋大师”称号。

  湖北本地的《长江日报》,《大楚网》都曾对其进行报道,因为拜在了同为湖北人的特级大师柳大华门下,万科也成了湖北棋坛的风云人物。

  早在2018年,万科在贵州举办的象棋全国赛中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其队友评价他:“有大将风范,将成为未来国家级的象棋大师,要不了10年他将成为全国棋王。”

  一位前途光明的象棋后起之秀,为何会在比赛中作弊被抓,成了过街老鼠呢。

  02

  象棋乱象

  早在千禧年前,国际象棋特级大师卡斯帕罗夫就因为在对垒中输给了电脑软件“深蓝”而轰动一时。

  得益于国际象棋电脑软件的进步,中国象棋软件也有了快速发展。

  2006年,“中国象棋人机大战”上演。

  柳大华(左)

  柳大华、张强、汪洋、卜凤波、徐天红组成的大师联队最终9:11输给了浪潮天梭超级电脑,而彼时正值巅峰的“少年姜太公”许银川,与浪潮天梭超级电脑两战皆和。

  这标志着象棋软件的算力,已经基本超过了人类。此后,再无类似的象棋人机对抗。

  相比之下,算法更复杂的围棋直到Alpha go先后以绝对优势击败李世石和柯洁,才证明了人类从此只能甘拜下风。

  在软件不断迭代和更新后,AI的算法越来越精准,就算象棋特级大师,也很难和电脑下成和棋,更别提取胜了。

  现象棋等级分第一的“外星人”王天一经常在直播中和网友下棋,但输棋的频率却比线下赛事面对全国最顶级的选手时更高。

  他所面对的对手中,究竟有多少是真人、多少是软件,不言自明。

  2016年,在江西举行的“金太阳书店杯”上,广西名手周锦俊与江西名手周平荣发生口角。

  认输后的周平荣突然质问对手:“我觉得你可能用软件”——这句冷不丁的质问让周锦俊措手不及。

  周锦俊一事的官方声明

  面对组委会“搜身检查”的要求,周锦俊百般推阻,最后更是拔腿就跑。

  此后数年,原本作为“比赛专业户”的周锦俊,竟然缺席了全国各地所有的赛事,从棋坛销声匿迹。

  无独有偶,2017年各类象棋比赛中又发生了多起类似的事件。

  当年的雄安新区象棋公开赛上,多次代表吉林省参加全国象棋个人赛及全国象棋团体赛的主力队员刘龙(北京籍)在负于同为北京棋手的张友良后,公开质疑对方用软件。

  “我要求组委会搜身,这时他大喊凭什么搜我身,便大步向外跑,速度很快,在场人数极多,大家都看在眼里。我要求大家拦住他,裁判长国家级裁判刘征老师已经拽住其衣服!他立刻挣脱开。大喊着要去厕所!结果20多分钟不见其人,有棋友去厕所找寻,也找不到。”

  事后用软件一招一招的拆解对局后,发现张友良所下的招法与软件吻合率百分之百!

  但因此事没有现场被抓无法定性,最终不了了之。

  海南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棋坛新锐黄瑞纲,在同年的全国象棋预赛中,以五胜一和一负积11分的成绩获得了男子第二名,赢得了参加全运会决赛的入场券。

  这是海南建省后,海南棋手在全国性的比赛中获得的最好成绩。

  中国象棋协会秘书长、棋牌中心象棋部主任郭莉萍,曾盛赞黄瑞纲有棋士精神。

  在此后进行的“李白故里杯”象棋公开赛上,黄瑞纲后手顶和王天一,前9轮取得5胜3平1负的佳绩。他的对手中除了王天一,还有何文哲等名手。

  “这是我今年下的最痛苦、最难受的一盘棋”。

  王天一的吐槽,惊动了赛事组委会。

  王天一

  从第十轮开始,现场进行了信号屏蔽。伴随而来的,是接下来的比赛中黄瑞纲让人大跌眼镜的表现——第十轮先手负于何洋,第十一轮后手负于苗永鹏,之后的比赛他再也没能取得像样的成绩。

  爱游戏体育上网搜索此人的新闻,大多停留在2017年,在遭到作弊质疑后,此人同样消失于象棋圈。

  事实上,就连王天一本人,在成名后都遭到了不少非议。因为他的着法诡谲多变,质疑他作弊用软的声音不绝于耳。

  孙勇征特级大师和黄海林大师都曾暗示王天一作弊,陶汉明特级大师甚至扬言要去棋协告状,要报警。

  孙勇征疑似质疑王天一用软件

  “蜀山少侠”郑惟桐曾在与王天一对弈时,自带比主办方准备的更高级的屏蔽仪,并在对局过程中数次起身走到王天一身后,疑似拿仪器检测。

  不过,王天一此后多年稳定的表现让质疑声逐渐消散,他的直爽更是让他赢得了更多棋迷的好感。

  王天一回击孙勇征质疑

  但用软件在正式比赛中作弊这一现象,在象棋圈并没有得到遏制,近年来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直到这次万科被抓了现行。

  有棋迷曾表示,“很多象棋直播的主播都一只耳朵带着个耳机,我一问这耳机是干嘛的,直接被禁言,也是无语。”

  可见象棋用软之风,已经猖狂到何种程度。

  03

  如何处理?

  象棋赛场的干扰仪

  棋类项目作弊,并非只是象棋一家的“专利”。

  2019年,国际象棋大师,58岁的伊格尔斯-劳西斯(Igors Rausis)因在比赛休息过程中于厕所利用手机作弊被抓。

  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次比赛期间,劳西斯偷偷躲在厕所马桶上使用手机,结果被人从隔壁偷拍下来。

  按照国际象棋竞赛规则,棋手禁止在比赛期间使用手机和其他智能设备,因为可能有人利用上面的AI软件作弊。

  经过道德委员会和警方调查后,劳西斯被禁止参加所有FIDE的比赛6年,且被剥夺世界特级大师头衔。

  2020年7月17日,韩国首尔地方法院将围棋定段赛利用人工智能作弊的棋手A以妨碍公务罪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协助作弊的B被判缓刑。

  尽管裁判发现及时,二人作弊并未成功,但韩国棋院依然决定以妨碍公务罪起诉A棋手。

  对于判决结果,韩国棋院裁判部门表示,这是有计划、智能化地犯罪,罪行非常严重且损害了比赛的公正性,妨碍了比赛正常进行,该行为非常可耻。

  此次万科参加的赛事竞赛规程中明确写道:“严禁软件作弊,参赛棋手须经严格检查方可入赛,如经查实作弊者取消比赛资格,并报送司法机关处理。”

  但现在来看,此事正在小事化了。

  万科的师父柳大华在听说万科作弊一事后说:“感到非常震惊,同时也为他感到痛心!”

  据柳特大在直播中透露,万科父亲赌博输了很多钱,急需要钱所以才逼迫万科作弊。

  平时万科父亲对万科态度非常恶劣,只许赢不许输。但无论如何,作弊一事开了中国象棋界乃至棋牌类项目的先河,绝不应该姑息养奸。

  可悲的是,此事发生至今,只有寥寥几位大师对此表态,大多人则沉默不语。让人怀疑象棋圈是否已经对用软见怪不怪了?

  虽然当下禁止下棋赌博,但是比赛所带来的经济利益,还是令人趋之若鹜。

  2020年12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十一),增设了与兴奋剂有关的罪名,此举标志着兴奋剂违法行为正式“入刑”。

  作为棋盘上的高科技兴奋剂,使用AI软件作弊算不算欺诈的一种呢?

  象棋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从杨官磷到胡荣华,再到许银川乃至今日的王天一,中国象棋留给广大人民群众无数经典名局,给他们带来的是美的享受。

  可作弊之风不除,以象棋为代表的脑力竞技,就将被异化,不再是人类突破自身思维极限的较量了。

  不知道本次事件,最终将被怎样解决。

  感谢象棋媒体人周正阳对本文的贡献

  (葛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