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体育上映。09直播 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7年,09直播 芝加哥公牛夺冠庆典,杰里·雷恩斯多夫,公牛队老板,突然走到迈克尔·乔丹的面前:“再来一次?”

乔丹看了看边上面无表情的总经理克劳斯,笑了:“再来一次。”

几天后,乔丹穿上一件T恤,上面印有两行字,第一行,“三连冠”,第二行还是三连冠,不同的是,前面多了一个黑色的词,“Repeat(重复)”。这是乔丹的宣言,他想拿到第二次三连冠。

但这也意味着,克劳斯提议的重建计划就将泡汤。

如果公牛追求三连冠,他们最大的敌人是谁?

或者说,迈克尔·乔丹、斯科蒂·皮蓬,又或者主教练菲尔·杰克逊最痛恨的人是谁?不是卡尔·马龙、帕特里克·尤因、以及不择手段的迈阿密热火队主教练帕特·莱利,而是克劳斯。再确切一点,在他们刚开始合作时,他们对彼此的憎恶就超过了爱。

克劳斯有一句名言:“教练与球员拿到总冠军?不,是球队拿到总冠军。”

这句话的对错是一个话题,但不应该出自一支总冠军球队管理层的口中,因为这彻底激怒了乔丹、杰克逊以及其他球员。“但这就是杰里·克劳斯,”约翰·帕克森说,他是公牛第一次三连冠期间的主力,又在退役后进入球队管理层,对克劳斯有着极其复杂的情绪,“有时候,杰里激化了矛盾,而他不以为然。”

而在1997年夏天,克劳斯与其他人的矛盾已经激化到爆发的边缘。克劳斯认为公牛的重建刻不容缓,而且,他坚信能让重建后的公牛再度夺冠,这是他与乔丹、杰克逊们的分歧所在。无论是私下聊天还是公开接受采访,克劳斯都强调一个观念,“我组建了一支王朝球队,我还能再组建一支王朝球队”。

他在之前一系列的运作,坚定了他的信心——第一次三连冠,乔丹之外的核心球员,要么是他选中的,比如斯科蒂·皮蓬以及霍勒斯·格兰特;要么是他交易得来的,就像比尔·卡特莱特;乔丹复出之后,公牛的新球员,也源自克劳斯的慧眼,换来了丹尼斯·罗德曼,以及提前挑中克罗地亚人托尼·库科奇。

乔丹与杰克逊的观点一致,王朝球队的重建没那么容易,克劳斯不过是画饼充饥。

但克劳斯想在1997年夏天进行新的尝试。

1997年6月25日,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NBA选秀日。

芝加哥公牛只有两个签,首轮的第28位与次轮的57位。对卫冕冠军而言,这两个签选中的球员很难改变球队的格局,不必过于重视。毕竟,公牛的核心都还没有续约,主教练菲尔·杰克逊,球员迈克尔·乔丹、丹尼斯·罗德曼的合同再一次到期。

杰里·克劳斯,公牛队总经理,抱着一百万分的热情,飞往夏洛特,不是为了选秀,而是为了交易。这位一向以识人有术自诩的总经理,看中高中生特雷西·麦格雷迪。

当时欣赏麦格雷迪的人非常多,他身高颀长,臂展惊人,且技术娴熟,是1997年新秀中最有潜力的锋卫摇摆人。未选秀之前,外界预测麦格雷迪会有乐透顺位,未来不可限量。公牛想用首轮28号签选他无异于痴人说梦,倘若交易,公牛的筹码只有一个——合同期还有一年的斯科蒂·皮蓬,克劳斯想用皮蓬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交易,换来他们的3号签用以摘下麦蒂,而凯尔特人前一个赛季摆烂也没有得到状元签,必然错过蒂姆·邓肯之后,也有交易选秀权的念头,双方一拍即合。

距离皮蓬进入NBA,已经十年。

这十年,也是克劳斯与皮蓬反目成仇的十年。1987年,被誉为伯乐的克劳斯力排众议,在选秀大会上换来皮蓬,直到1991年,公牛首次夺冠之前,他们都有相当不错的私交,但随后,他们渐行渐远,控制欲望极强的克劳斯不止一次地尝试交易皮蓬,而皮蓬也不止一次地公开抨击、辱骂克劳斯。

究其原因,仍然是皮蓬在1991年签下的那份7年2200万美金的合同埋下祸根。就在皮蓬签约之后,NBA工资帽逐年上升,1991-92赛季,工资帽不过1250万美金,而在1996-97赛季,工资帽翻了一番,达到2440万美金。超级巨星的年薪,也从1991年的200万美金左右,升至千万美金。

皮蓬,从1992年入选梦之队开始,就一直被认为是NBA最好的15名球员之一,但他的薪金却配不上的他地位。1997年,皮蓬的薪金为277.5万美金,在NBA中排名第122位,一个简单的对比,凯文·加内特,刚打了两个赛季,与明尼苏达森林狼续约,合同为6年1.26亿美金。无论是《纽约时报》还是《体育画报》,又或者美联社,谈到球员薪金时,总要提到皮蓬的名字,“收入过低”。

从1994年开始,皮蓬就薪金问题多次与克劳斯谈判,还给公牛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打电话,要求废除现有的合同,重新签一份“配得上身份”的新合同。

克劳斯冷漠地说:“不。”

雷恩斯多夫的态度同样坚定:“斯科蒂,你忘了我当时怎么和你说的吗?”

1991年,皮蓬向公牛索要一份长约。来自阿肯色且家境贫寒的皮蓬,缺乏足够的安全感,他很担心伤病会让他失去一切,想要一份大合同,而不是听从经纪人又或者公牛管理层的劝告,先签一份短约,打出身价之后才谋求更大的合同。

雷恩斯多夫还记得1991年签约时的细节,当时他给皮蓬提供了一份七年长约,但他做出最后的努力,希望皮蓬不要后悔:“斯科蒂,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你还能继续成长,而且NBA的薪金也会上升,如果你签下这样一份合同,你会后悔的。”

皮蓬不管不顾,仍然要求签约。

雷恩斯多夫做出最后的努力:“听着,斯科蒂,如果你签下这份合同,我们不会再与你重新谈判。”

皮蓬拿起钢笔,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数年之后,克劳斯不止一次地提到这段往事,“我们当然想给他更多的钱——他配得上更多的钱,”克劳斯说,“但我们能做的只能是顶薪与他续约,这就是规则。”

克劳斯又说:“我们给予了斯科蒂·皮蓬足够多的尊重。”

但在NBA这个商业联盟,到底该如何评价所谓的“尊重”?欧尼·格伦菲尔德,当时纽约尼克斯总经理,谈到对尊重球员时说:“你应该怎么拼写尊重?”然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M-o-n-e-y(金钱)。”

选秀日前一天晚上,克劳斯开了一个会议,麦格雷迪被邀请参加,会议的主题就是公牛该如何用皮蓬换来麦蒂。“杰里·克劳斯很明确地表示,他们会用斯科蒂·皮蓬来与我做一个交易,”2016年6月,麦格雷迪在参加一档节目时讲出尘封近二十年的真相,“我们一块儿开了一个私密会议。”

这笔交易还没有发生就终止了。

迈克尔·乔丹,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通过经纪人大卫·法尔克给克劳斯打了电话:“终止交易。”法尔克进一步向克劳斯发出最后通牒:“如果芝加哥公牛队没有斯科蒂·皮蓬,迈克尔不会续约。”

与此同时,雷恩斯多夫也告诉克劳斯,暂时停止一切交易。在这之前,他曾经试探过,乔丹很有可能在1998年之后再次宣布退役,而他也告诉雷恩斯多夫,希望最后一个赛季能不拆散球队,继续冲击总冠军。“我不想毁掉迈克尔的最后一个赛季,”雷恩斯多夫说。

皮蓬与麦蒂的交易,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取消了,但所有人都被伤害了,无论皮蓬还是克劳斯。

克劳斯有着超乎寻常的控制欲望,而且极其敏感,球员或教练如果背着他说几句悄悄话,他就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什么。“杰里·克劳斯试图了解每个人的内心,找到他们的弱点,控制他们,”约翰尼·巴赫说,他是公牛第一次三连冠期间的助教,也曾自以为是克劳斯的朋友,却因为在乔丹第一次退役期间,反对克劳斯交易皮蓬的计划,没能得到续约合同。

同样,杰克逊也是克劳斯的朋友,他能进入公牛担任道格·科林斯的助教,以及在1989年取而代之,克劳斯都是幕后功臣。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杰克逊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与克劳斯的关系,这并不容易。克劳斯总是以伯乐自居,从来没有真正赞颂过杰克逊的排兵布阵——三角进攻的鼻祖、公牛助教泰克斯·温特也是克劳斯带入公牛队的。有一次,克劳斯甚至开玩笑说:“芝加哥公牛队主教练这份工作太简单了,这就好像与你结婚十年的妻子,她想做什么,你了如指掌;你想做什么,她也一目了然。”

克劳斯不只是轻视杰克逊,他还不断剥夺后者的权力。从执教公牛开始,杰克逊就在夏天很少露面,除了选秀前后他会出现在大众面前,其他时间一概呆在蒙大拿度假。一方面是杰克逊特立独行,另一方面则是克劳斯不愿让杰克逊插手球队管理运作,尤其是交易。只有少数几次涉及到球队未来的交易,在球员以及经纪人的坚持下,克劳斯才会让杰克逊参与会谈,而他仍然会将谈判地点放置在自己的家中,彰显他的地位与权力。

1997年夏天,克劳斯进一步地将杰克逊当成“花瓶般”的存在,选秀之前,他非但没有通知杰克逊,反而打了一个电话,“你可以继续休假”。甚至,克劳斯还为杰克逊找到了继任者,蒂姆·弗洛伊德,当时在NCAA担任爱荷华州大主教练,数次与克劳斯会面,外界猜测他会成为公牛队新的主教练,对此克劳斯没有辟谣,而是露出神秘的微笑,“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克劳斯与杰克逊的感情越来越淡,从1967年两人相识算起,到1997年,他们认识已有30年,就在1997年夏天,克劳斯的女儿结婚,他几乎邀请了公牛管理层的所有高层,而且还请了弗洛伊德夫妻参加,却没有通知杰克逊。公牛管理层中一位成员与杰克逊家人关系很好,他的妻子给杰克逊的妻子打电话,询问参加婚礼穿怎样的礼服比较合适。

杰克逊听到之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谁的婚礼?”

“毫无疑问,杰里·克劳斯与菲尔·杰克逊的友谊之光在这一刻熄灭了,”《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说。

克劳斯的尖酸刻薄,自以为是,不是摧毁他与杰克逊友谊的全部原因。理念不同,以及所处的位置差异导致对未来的判断、追求不同,才是他们分道扬镳的真实原因。克劳斯始终相信,一支王朝球队的支撑是球队管理层而非球员,只要他做出正确决定,公牛王朝仍将延续。

但每个人都知道,1997-98赛季,将是这一段公牛王朝的终点。

与杰克逊、乔丹的想法不同,克劳斯坚信,没有皮蓬,公牛也能赢得1997-98赛季的总冠军。理由之一,就是皮蓬的伤病。就在1997年5月,季后赛如火如荼之时,皮蓬脚部受伤,但他坚持到了赛季结束。休赛期,与克劳斯已经势不两立的皮蓬没有选择做手术,而是等到赛季伊始才走上手术台,预计将缺席两到三个月,而NBA常规赛也不到六个月,这也激化了他与克劳斯的矛盾。

“斯科蒂没有和我们透露任何情况,突然之间,他通知我们必须做手术了,”克劳斯说,“今年夏天他举办慈善赛,我们还派了队医过去,而他离开了一会儿,没有与队医碰面。”

皮蓬不在乎克劳斯的言论,他们之间的冲突已然浮出水面。与记者聊天时,皮蓬会肆无忌惮地嘲讽克劳斯,称呼他为“那个该死的胖子”,而在大巴又或者更衣室中,皮蓬经常咒骂克劳斯,有时候是因为一张门票,有时候毫无理由,杰克逊数次劝说皮蓬不必如此,却没有任何效果。

最终,雷恩斯多夫出面,宣布公牛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1997-98赛季,他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狂欢。”

他先找杰克逊而非乔丹,因为整个夏天,乔丹通过他的经纪人大卫·法尔克以及相熟的记者,向外界释放信号:“除了菲尔·杰克逊,我不想再在其他教练手下打球;除了芝加哥公牛,我不想再为其他球队效力。”要留住乔丹,公牛先要留住杰克逊。

就在1996-97赛季季后赛期间,雷恩斯多夫与杰克逊有过交谈,杰克逊的话似有所指:“这或许是我在芝加哥公牛的最后一次季后赛了。”

雷恩斯多夫的回答颇为巧妙:“不,菲尔,你应该耐心一点。”

他们都很了解对方,杰克逊是以退为进,希望雷恩斯多夫能解雇克劳斯,职业也应该削弱他的权力;雷恩斯多夫坚持底线,保住克劳斯的同时,答应在1997-98赛季不会过多地影响乃至操纵杰克逊。他们当时已经达成一致,平稳度过1997-98赛季,共同创造传奇,然后好聚好散。

但在1997年夏天,雷恩斯多夫仍然希望杰克逊能多呆一段时间,双方续约谈判时,雷恩斯多夫很认真地问杰克逊:“你真的不想参与我们的重建吗?”

杰克逊没有任何犹豫:“不,杰里。”

与杰克逊续约一年之后,雷恩斯多夫又与乔丹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会面,进行了一场乔丹所说的“经典式谈判”。3300万美金,乔丹在1997-98赛季的薪金较之前一个赛季上升10%,与公牛续约一年。

现在,只剩罗德曼了。

萨姆·史密斯在公牛与乔丹续约后专访雷恩斯多夫,在后者的办公室中,他看到了一张纸,上面是罗德曼与他的经纪人提出的续约要求,他希望能在1997-98赛季拿到900万美金,与前一个赛季持平。这张纸也做成合同模式,只要雷恩斯多夫签字,就是一份正式合同。

雷恩斯多夫看见史密斯盯着合同,哈哈大笑,拿起那张纸,扔进废纸篓。

罗德曼与公牛的续约暂时陷入僵局,直到新赛季训练营开始,公牛从法国巴黎打完一场季前赛回来之后,罗德曼与公牛续约,年薪为450万美金。

一切又回到正轨,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应该就是乔丹、皮蓬、罗德曼与杰克逊在公牛的最后一个赛季了。

“我想,人们或许已经感觉到一切都将结束,”乔丹说,“而我认为他们应该享受现在,谁也不知道何时我们就会再也不见。”

享受现在,意味着公牛必须拿到1997-98赛季的总冠军,实现第二次三连冠的伟业。

(未完待续)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最后之舞》第9集抢先看:乔丹米勒时隔多年再看昔日拳脚冲突

正在加载…

<>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体育上映。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7年,芝加哥公牛夺冠庆典,杰里·雷恩斯多夫,公牛队老板,突然走到迈克尔·乔丹的面前:“再来一次?”

    乔丹看了看边上面无表情的总经理克劳斯,笑了:“再来一次。”

    几天后,乔丹穿上一件T恤,上面印有两行字,第一行,“三连冠”,第二行还是三连冠,不同的是,前面多了一个黑色的词,“Repeat(重复)”。这是乔丹的宣言,他想拿到第二次三连冠。

    但这也意味着,克劳斯提议的重建计划就将泡汤。

    如果公牛追求三连冠,他们最大的敌人是谁?

    或者说,迈克尔·乔丹、斯科蒂·皮蓬,又或者主教练菲尔·杰克逊最痛恨的人是谁?不是卡尔·马龙、帕特里克·尤因、以及不择手段的迈阿密热火队主教练帕特·莱利,而是克劳斯。再确切一点,在他们刚开始合作时,他们对彼此的憎恶就超过了爱。

    克劳斯有一句名言:“教练与球员拿到总冠军?不,是球队拿到总冠军。”

    这句话的对错是一个话题,但不应该出自一支总冠军球队管理层的口中,因为这彻底激怒了乔丹、杰克逊以及其他球员。“但这就是杰里·克劳斯,”约翰·帕克森说,他是公牛第一次三连冠期间的主力,又在退役后进入球队管理层,对克劳斯有着极其复杂的情绪,“有时候,杰里激化了矛盾,而他不以为然。”

    而在1997年夏天,克劳斯与其他人的矛盾已经激化到爆发的边缘。克劳斯认为公牛的重建刻不容缓,而且,他坚信能让重建后的公牛再度夺冠,这是他与乔丹、杰克逊们的分歧所在。无论是私下聊天还是公开接受采访,克劳斯都强调一个观念,“我组建了一支王朝球队,我还能再组建一支王朝球队”。

    他在之前一系列的运作,坚定了他的信心——第一次三连冠,乔丹之外的核心球员,要么是他选中的,比如斯科蒂·皮蓬以及霍勒斯·格兰特;要么是他交易得来的,就像比尔·卡特莱特;乔丹复出之后,公牛的新球员,也源自克劳斯的慧眼,换来了丹尼斯·罗德曼,以及提前挑中克罗地亚人托尼·库科奇。

    乔丹与杰克逊的观点一致,王朝球队的重建没那么容易,克劳斯不过是画饼充饥。

    但克劳斯想在1997年夏天进行新的尝试。

    1997年6月25日,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NBA选秀日。

    芝加哥公牛只有两个签,首轮的第28位与次轮的57位。对卫冕冠军而言,这两个签选中的球员很难改变球队的格局,不必过于重视。毕竟,公牛的核心都还没有续约,主教练菲尔·杰克逊,球员迈克尔·乔丹、丹尼斯·罗德曼的合同再一次到期。

    杰里·克劳斯,公牛队总经理,抱着一百万分的热情,飞往夏洛特,不是为了选秀,而是为了交易。这位一向以识人有术自诩的总经理,看中高中生特雷西·麦格雷迪。

    当时欣赏麦格雷迪的人非常多,他身高颀长,臂展惊人,且技术娴熟,是1997年新秀中最有潜力的锋卫摇摆人。未选秀之前,外界预测麦格雷迪会有乐透顺位,未来不可限量。公牛想用首轮28号签选他无异于痴人说梦,倘若交易,公牛的筹码只有一个——合同期还有一年的斯科蒂·皮蓬,克劳斯想用皮蓬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交易,换来他们的3号签用以摘下麦蒂,而凯尔特人前一个赛季摆烂也没有得到状元签,必然错过蒂姆·邓肯之后,也有交易选秀权的念头,双方一拍即合。

    距离皮蓬进入NBA,已经十年。

    这十年,也是克劳斯与皮蓬反目成仇的十年。1987年,被誉为伯乐的克劳斯力排众议,在选秀大会上换来皮蓬,直到1991年,公牛首次夺冠之前,他们都有相当不错的私交,但随后,他们渐行渐远,控制欲望极强的克劳斯不止一次地尝试交易皮蓬,而皮蓬也不止一次地公开抨击、辱骂克劳斯。

    究其原因,仍然是皮蓬在1991年签下的那份7年2200万美金的合同埋下祸根。就在皮蓬签约之后,NBA工资帽逐年上升,1991-92赛季,工资帽不过1250万美金,而在1996-97赛季,工资帽翻了一番,达到2440万美金。超级巨星的年薪,也从1991年的200万美金左右,升至千万美金。

    皮蓬,从1992年入选梦之队开始,就一直被认为是NBA最好的15名球员之一,但他的薪金却配不上的他地位。1997年,皮蓬的薪金为277.5万美金,在NBA中排名第122位,一个简单的对比,凯文·加内特,刚打了两个赛季,与明尼苏达森林狼续约,合同为6年1.26亿美金。无论是《纽约时报》还是《体育画报》,又或者美联社,谈到球员薪金时,总要提到皮蓬的名字,“收入过低”。

    从1994年开始,皮蓬就薪金问题多次与克劳斯谈判,还给公牛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打电话,要求废除现有的合同,重新签一份“配得上身份”的新合同。

    克劳斯冷漠地说:“不。”

    雷恩斯多夫的态度同样坚定:“斯科蒂,你忘了我当时怎么和你说的吗?”

    1991年,皮蓬向公牛索要一份长约。来自阿肯色且家境贫寒的皮蓬,缺乏足够的安全感,他很担心伤病会让他失去一切,想要一份大合同,而不是听从经纪人又或者公牛管理层的劝告,先签一份短约,打出身价之后才谋求更大的合同。

    雷恩斯多夫还记得1991年签约时的细节,当时他给皮蓬提供了一份七年长约,但他做出最后的努力,希望皮蓬不要后悔:“斯科蒂,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你还能继续成长,而且NBA的薪金也会上升,如果你签下这样一份合同,你会后悔的。”

    皮蓬不管不顾,仍然要求签约。

    雷恩斯多夫做出最后的努力:“听着,斯科蒂,如果你签下这份合同,我们不会再与你重新谈判。”

    皮蓬拿起钢笔,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数年之后,克劳斯不止一次地提到这段往事,“我们当然想给他更多的钱——他配得上更多的钱,”克劳斯说,“但我们能做的只能是顶薪与他续约,这就是规则。”

    克劳斯又说:“我们给予了斯科蒂·皮蓬足够多的尊重。”

    但在NBA这个商业联盟,到底该如何评价所谓的“尊重”?欧尼·格伦菲尔德,当时纽约尼克斯总经理,谈到对尊重球员时说:“你应该怎么拼写尊重?”然后,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M-o-n-e-y(金钱)。”

    选秀日前一天晚上,克劳斯开了一个会议,麦格雷迪被邀请参加,会议的主题就是公牛该如何用皮蓬换来麦蒂。“杰里·克劳斯很明确地表示,他们会用斯科蒂·皮蓬来与我做一个交易,”2016年6月,麦格雷迪在参加一档节目时讲出尘封近二十年的真相,“我们一块儿开了一个私密会议。”

    这笔交易还没有发生就终止了。

    迈克尔·乔丹,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通过经纪人大卫·法尔克给克劳斯打了电话:“终止交易。”法尔克进一步向克劳斯发出最后通牒:“如果芝加哥公牛队没有斯科蒂·皮蓬,迈克尔不会续约。”

    与此同时,雷恩斯多夫也告诉克劳斯,暂时停止一切交易。在这之前,他曾经试探过,乔丹很有可能在1998年之后再次宣布退役,而他也告诉雷恩斯多夫,希望最后一个赛季能不拆散球队,继续冲击总冠军。“我不想毁掉迈克尔的最后一个赛季,”雷恩斯多夫说。

    皮蓬与麦蒂的交易,还没有正式开始就取消了,但所有人都被伤害了,无论皮蓬还是克劳斯。

    克劳斯有着超乎寻常的控制欲望,而且极其敏感,球员或教练如果背着他说几句悄悄话,他就想知道他们到底在谈什么。“杰里·克劳斯试图了解每个人的内心,找到他们的弱点,控制他们,”约翰尼·巴赫说,他是公牛第一次三连冠期间的助教,也曾自以为是克劳斯的朋友,却因为在乔丹第一次退役期间,反对克劳斯交易皮蓬的计划,没能得到续约合同。

    同样,杰克逊也是克劳斯的朋友,他能进入公牛担任道格·科林斯的助教,以及在1989年取而代之,克劳斯都是幕后功臣。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杰克逊小心翼翼地维系着与克劳斯的关系,这并不容易。克劳斯总是以伯乐自居,从来没有真正赞颂过杰克逊的排兵布阵——三角进攻的鼻祖、公牛助教泰克斯·温特也是克劳斯带入公牛队的。有一次,克劳斯甚至开玩笑说:“芝加哥公牛队主教练这份工作太简单了,这就好像与你结婚十年的妻子,她想做什么,你了如指掌;你想做什么,她也一目了然。”

    克劳斯不只是轻视杰克逊,他还不断剥夺后者的权力。从执教公牛开始,杰克逊就在夏天很少露面,除了选秀前后他会出现在大众面前,其他时间一概呆在蒙大拿度假。一方面是杰克逊特立独行,另一方面则是克劳斯不愿让杰克逊插手球队管理运作,尤其是交易。只有少数几次涉及到球队未来的交易,在球员以及经纪人的坚持下,克劳斯才会让杰克逊参与会谈,而他仍然会将谈判地点放置在自己的家中,彰显他的地位与权力。

    1997年夏天,克劳斯进一步地将杰克逊当成“花瓶般”的存在,选秀之前,他非但没有通知杰克逊,反而打了一个电话,“你可以继续休假”。甚至,克劳斯还为杰克逊找到了继任者,蒂姆·弗洛伊德,当时在NCAA担任爱荷华州大主教练,数次与克劳斯会面,外界猜测他会成为公牛队新的主教练,对此克劳斯没有辟谣,而是露出神秘的微笑,“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克劳斯与杰克逊的感情越来越淡,从1967年两人相识算起,到1997年,他们认识已有30年,就在1997年夏天,克劳斯的女儿结婚,他几乎邀请了公牛管理层的所有高层,而且还请了弗洛伊德夫妻参加,却没有通知杰克逊。公牛管理层中一位成员与杰克逊家人关系很好,他的妻子给杰克逊的妻子打电话,询问参加婚礼穿怎样的礼服比较合适。

    杰克逊听到之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谁的婚礼?”

    “毫无疑问,杰里·克劳斯与菲尔·杰克逊的友谊之光在这一刻熄灭了,”《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说。

    克劳斯的尖酸刻薄,自以为是,不是摧毁他与杰克逊友谊的全部原因。理念不同,以及所处的位置差异导致对未来的判断、追求不同,才是他们分道扬镳的真实原因。克劳斯始终相信,一支王朝球队的支撑是球队管理层而非球员,只要他做出正确决定,公牛王朝仍将延续。

    但每个人都知道,1997-98赛季,将是这一段公牛王朝的终点。

    与杰克逊、乔丹的想法不同,克劳斯坚信,没有皮蓬,公牛也能赢得1997-98赛季的总冠军。理由之一,就是皮蓬的伤病。就在1997年5月,季后赛如火如荼之时,皮蓬脚部受伤,但他坚持到了赛季结束。休赛期,与克劳斯已经势不两立的皮蓬没有选择做手术,而是等到赛季伊始才走上手术台,预计将缺席两到三个月,而NBA常规赛也不到六个月,这也激化了他与克劳斯的矛盾。

    “斯科蒂没有和我们透露任何情况,突然之间,他通知我们必须做手术了,”克劳斯说,“今年夏天他举办慈善赛,我们还派了队医过去,而他离开了一会儿,没有与队医碰面。”

    皮蓬不在乎克劳斯的言论,他们之间的冲突已然浮出水面。与记者聊天时,皮蓬会肆无忌惮地嘲讽克劳斯,称呼他为“那个该死的胖子”,而在大巴又或者更衣室中,皮蓬经常咒骂克劳斯,有时候是因为一张门票,有时候毫无理由,杰克逊数次劝说皮蓬不必如此,却没有任何效果。

    最终,雷恩斯多夫出面,宣布公牛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1997-98赛季,他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狂欢。”

    他先找杰克逊而非乔丹,因为整个夏天,乔丹通过他的经纪人大卫·法尔克以及相熟的记者,向外界释放信号:“除了菲尔·杰克逊,我不想再在其他教练手下打球;除了芝加哥公牛,我不想再为其他球队效力。”要留住乔丹,公牛先要留住杰克逊。

    就在1996-97赛季季后赛期间,雷恩斯多夫与杰克逊有过交谈,杰克逊的话似有所指:“这或许是我在芝加哥公牛的最后一次季后赛了。”

    雷恩斯多夫的回答颇为巧妙:“不,菲尔,你应该耐心一点。”

    他们都很了解对方,杰克逊是以退为进,希望雷恩斯多夫能解雇克劳斯,职业也应该削弱他的权力;雷恩斯多夫坚持底线,保住克劳斯的同时,答应在1997-98赛季不会过多地影响乃至操纵杰克逊。他们当时已经达成一致,平稳度过1997-98赛季,共同创造传奇,然后好聚好散。

    但在1997年夏天,雷恩斯多夫仍然希望杰克逊能多呆一段时间,双方续约谈判时,雷恩斯多夫很认真地问杰克逊:“你真的不想参与我们的重建吗?”

    杰克逊没有任何犹豫:“不,杰里。”

    与杰克逊续约一年之后,雷恩斯多夫又与乔丹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会面,进行了一场乔丹所说的“经典式谈判”。3300万美金,乔丹在1997-98赛季的薪金较之前一个赛季上升10%,与公牛续约一年。

    现在,只剩罗德曼了。

    萨姆·史密斯在公牛与乔丹续约后专访雷恩斯多夫,在后者的办公室中,他看到了一张纸,上面是罗德曼与他的经纪人提出的续约要求,他希望能在1997-98赛季拿到900万美金,与前一个赛季持平。这张纸也做成合同模式,只要雷恩斯多夫签字,就是一份正式合同。

    雷恩斯多夫看见史密斯盯着合同,哈哈大笑,拿起那张纸,扔进废纸篓。

    罗德曼与公牛的续约暂时陷入僵局,直到新赛季训练营开始,公牛从法国巴黎打完一场季前赛回来之后,罗德曼与公牛续约,年薪为450万美金。

    一切又回到正轨,但所有人都明白,这应该就是乔丹、皮蓬、罗德曼与杰克逊在公牛的最后一个赛季了。

    “我想,人们或许已经感觉到一切都将结束,”乔丹说,“而我认为他们应该享受现在,谁也不知道何时我们就会再也不见。”

    享受现在,意味着公牛必须拿到1997-98赛季的总冠军,实现第二次三连冠的伟业。

    (未完待续)